下载红桃app

姜婉儿虚弱的坐在石屋前面,失神的望着空荡荡的山谷。

哥哥已经离开三天了。

没有任何消息。

她不相信哥哥是放弃她了。

很可能是姜王府的人迫害哥哥。

或者是哥哥在大荒遇到危险了。

她恍惚着,又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只能祈祷着姜毅能平安回来。

否则,她只能自我了断了。

自从两位哥哥死后,她就更努力地修炼,也发誓永不嫁人,把自己一生都献给姜王府。

她还准备将来走上要塞,成为一位镇守武将,跟大荒血拼。

但是,现实如此残酷,她竟然废了。

从白虎关耀眼的天才变成了毫无用处的废人。

青春少女圆点大红长裙养眼夺目照

父亲都因为她而生死不明。

如果姜毅再为了给她出头而被人害死,她真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了。

“婉儿,看看这是什么。”

姜毅跑回山谷,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了银羽草。

姜婉儿看到姜毅回来,悄悄松了口气,露出虚弱的笑容。

只是她现在对什么都没兴趣了。

“这是银羽草!能修复经脉的灵草,我从大荒里给找到了。”

“银羽草?”

“我跟说过了,不只是造化丹能救,大荒里还有很多特殊的药草能修复经脉,银羽草就是其中一个。”

“它能修复经脉?”

“不一定真能完全修复,但应该是有些效果,快试试。”

姜婉儿看看精致小巧的银羽草,又抬头看着姜毅,却迟迟不敢伸手。

“直接服下去就好。”

姜毅期待着效果。

姜婉儿在姜毅鼓励的眼神下,接过了银羽草,只是她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但是,银羽草入口既散,化作清凉的气息沁入身体,向着全身扩散。

像是无数的精灵轻盈的飘荡,落到了她碎裂的经脉上。

一直以来的刺痛感竟然立刻就减轻了很多,浑身都泛起了一阵轻松。

效果非常明显!

暗淡的经脉逐渐泛起明光,在银色光华的牵引下产生了波动,好像要重新缠绕到一起。

姜婉儿的目光渐渐明亮,连苍白的皮肤都好像恢复了些血色。

她呼吸渐渐急促,难以置信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有效果吗?”

姜毅期待的看着姜婉儿。

姜婉儿立刻就要激发灵纹,吸收灵力,却又赶紧忍住,生怕震碎了还很脆弱的经脉。

“婉儿?”

“我……好像能感觉到灵力了,很弱很弱,但是……”

“好!太好了!”

姜毅重重松了口气,这可是他拿命换来的。

姜婉儿泪水夺眶而出,抱住姜毅:“毅哥哥……哥哥……”

姜毅轻拍着她抽泣的香肩:“有效果就好。还有其他灵草,我再给找,总有一个能让完全恢复。”

姜婉儿点头,却死死抱住姜毅不肯放手,她很激动,却又忽然很害怕。

她怕这只是一个梦,梦醒了,她还躺在床上,绝望的等死。

“好好休息,等义父回来,我们一起给他个惊喜。”

“父亲,真的能回来吗?”

“一定能!我们一起等!”

姜毅不知道是谁在布局姜王府,但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他们应该不会轻易要了王爷的命。

只要王爷能等到机会,就能活着回来。

姜毅来到山谷外面,把玩着青铜小塔。

里面的空间都雾蒙蒙,范围非常大,仿佛无边无际。

但除了这些,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姜毅把小塔挂在脖子上,从里面拿出虎纹草,开始修炼万兽天皇拳。

但是,这次刚刚激活灵纹,他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微妙变化。

经脉迅速地绽放起了强光,通畅又活跃。

火鸟挥动翅膀,浩瀚的气海都泛起汹涌的波澜。

姜毅意外更惊喜,难道是喝了蛇血的缘故?

“万兽天皇拳!”

姜毅牵引全身灵力强行释放。

刹那之间,额头灵纹绽放夺目金光,气海火鸟展翅啼啸。

两个源头在第一时间形成了贯通,全身血肉经脉都泛起淡淡的金光。

气海的灵力灌注全身,经由经脉,齐聚右拳。

“吼……”

一声若有若无的虎啸在山谷回荡,澎湃的烈焰轰然爆开,凝聚成了一个火球,打向了二十米外的山丘。

一声闷响,山丘竟然被炸开一个三米左右的大坑。

姜毅浑身一阵虚弱,就这么一击,全身灵力竟然消耗了大半。

不过终于凝聚成了简单的轮廓,还有那么点像是虎头了。

姜毅振奋的握紧拳头:“妖兽血竟然还有这功效?”

“毅哥哥,修炼的什么武法?”

姜婉儿听到突如其来的巨响,走出了山谷,虽然经脉开始恢复,但还是非常虚弱。

“阎伯留下的武法。怎么出来了,快进去休息。”

“我身体好多了。毅哥哥,是几品灵纹?”

姜婉儿之前都没注意到姜毅觉醒灵纹了。

“六品。”

姜毅准备把圣灵纹的消息留到沧州武院的生死台上。

姜婉儿嫣然轻笑,恭喜着姜毅。

她就知道姜毅的天赋不比她差,六品灵纹的消息如果公开,肯定能在白虎城引起轰动。

“好好休息,等三月之后,我带回沧州武院,挑战白华。”

“要挑战白华?”

姜婉儿想起白华,神情又变得黯然。

“他伤了,当然要让他付出代价。”

“毅哥哥,他是灵婴境九重天,他真的很强。”

“武法配合体术,我有把握。”

姜毅把姜婉儿劝回石屋休息后,拿出了三十几棵虎纹草开始修炼。

他没有直接吃了蛇蛋,反倒期待里面的小兽破壳。

吸收了那颗玉珠,小兽定能成为一头大妖。

两天后,伴随着清冽的虎啸,一颗威武的烈焰虎头暴起,金光滔滔,轰向了远处的山体,炸开一个五米多的大坑。

“成了!”

姜毅呼出口气,很满意天皇拳的威力,虽然还没有凝聚成猛虎般的庞大模样,但是在他的境界能形成虎头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这么几天下来,境界还是没有晋入五重天。

每次调动天皇拳也会消耗他大半的灵力,虚弱很一阵,需要调补很久才能继续修炼。

“还要弄些丹药来辅助修炼。”

姜毅离开山谷,走出茂密深邃的山林。

“姜毅!”

山林外面的石路上,姜灵梦正等着他。

“灵梦姑娘,又有什么事?”

“真住在这里面?”

姜灵梦很郁闷,她来这里转了好几次了,每次进入山林都会迷路,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绕出来了。

“我在这住八年了。”

阎伯离开之前,在山林里布置了迷阵,除非记得轨迹,否则寻常人很难靠近那座山谷。

“带我进去,我要见婉儿。”

“婉儿很好,改天吧。”

“站住!沧州武院在前天收了王府送去的战书,白华答应在武院招生大会上接受的挑战。如所愿,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姜毅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姜毅,替婉儿报仇的心情,我能理解。”

“但我还是那句话,这是不自量力。”

“这几天也锋芒太露了,我怀疑活不到三个月后。”

“如果,我是说如果。活不到三月之后,燕轻舞将接替,登上沧州武院的生死台。”

姜灵梦听说要塞跟王府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不再强迫姜毅姜婉儿兄妹做什么事。但是姜仁不是善类,受了这么大的屈辱,明面上不敢做什么,暗地里肯定不会饶了姜毅。

还有第三要塞的焦奎,也会想方设法的报复姜毅。

姜毅刚走进森罗殿,就惹来姜家子弟和要塞子弟的各种目光。

森罗殿的侍卫们从各处走出来,凌厉的目光警告着所有人,严禁在这里闹事。

“小公子,要找什么?”

一位头发花白的守殿长老走了过来,模样很普通,却散发着一股雄浑强盛的气息。

“找些修炼用的丹药。”

“很抱歉,不能再从森罗殿拿东西了。”

守殿长老摇了摇头,叹口气。

“这是族老会刚下的命令。”

“可以继续进出姜王府,但不能再用里面的任何东西。”

“对于和姜婉儿的不公平待遇,我们很遗憾,但我们森罗殿……无能为力。”

“还请小公子体谅。”

姜毅心里轻叹,早就该料到的,他没有让长老为难:“我这就走。”

“先等等。小公子既然都来了,有什么需要可以拿一些。只是,以后不能了。”

“不用了,谢谢长老好意。”

“我坚持!”

长老拦住姜毅,这点权限他还是有的。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