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钱但很黄很色

“你……”狰铭惊恐无比,怎么也没有想到凌冽会如此的强势,自己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凌冽走到狰铭的跟前,冷声道:“你可以死的瞑目了。”

他抓住长矛手腕轻轻一抖!轰!狰铭的躯体就猛然爆裂开来,化成了一滩肉泥。

瞬间,侯府之中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浑身一阵颤栗。

战飞星挑战凌冽失败,不但没有受到处罚还被继续委以重任,众人都认为凌冽要么就是心存顾虑,又或者是心肠太过仁慈。

可现在他们却觉得错了,一招就击杀狰铭足以证明凌冽不杀人仅仅是因为他不想杀,绝非是不敢!“侯爷,狰铭的身份有些不简单啊,他哥哥狰宁是北王城的圣使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战飞星皱眉道。

能有九级武神的修为,在圣城之中必定有着非凡的地位,狰铭如此年轻却没有职位,是因为他天资卓越,一直被狰宁着重培养,现在杀了他,肯定会引来狰宁的报复。

凌冽目光透着厉芒,道:“无妨,狰宁如果敢来,一并杀了!”

刚刚上位就如此强势,众人皆以为凌冽是仗着背后有北冥傲在撑腰,不过很快他们就认为自己错了。

狰铭之后,又有不少人前来挑战,每一个人都是天资卓越的强者,而且都有着强大的背景。

战飞星一一向凌冽提醒他们的身份,希望他能有所顾虑,不过最终的结果却是部都被凌冽强势轰杀,一个不留!众人这才明白,凌冽这么强势,并非是依仗任何人,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无比的自信,无惧一切敌!整个侯府的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此时凌冽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一个杀神。

秀美少女的寂寞时分也如此纯真

“我已经决定了,侯府迁往城外,我会挑选一些人跟我去新侯府,剩下的人可以继续以侯府中人的名义留在这里生活。”

凌冽道。

听到凌冽如此安排,所有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跟以往上位的决定相比,凌冽此举简直是太过仁慈了。

然而凌冽又道:“不过你们记住,我不允许任何人恃强凌弱,如果被我发现,灭其九族!”

可怕的杀机透发而出,所有人无不是内心止不住的颤栗。

紧接着,战飞星跟几位禁卫统领带着凌冽前往战龙城的宝库,里面的金银珠宝堆积如山,这让他想起城外那些连饭都吃不上的人,心里更加的愤恨。

“找人将这些东西部运往新侯府。”

凌冽道。

他不光要建立新侯府,还要建立第二个天龙城,需要非常庞大的金钱来支撑。

除了金钱之外,战龙城还收集了很多重宝,比如灵药,功法以及神兵利器。

凌冽有了一丝感应,放眼看去,是一把通体乌黑的长弓,跟射日神弓非常的相似,握在手中,弓身立即发出一阵兴奋的嗡鸣声。

“侯爷,这把弓名为猎神弓,是两百年前战龙城在试炼场之中所得,不过可惜他却一直没有能力拉开。”

战飞星道。

战龙城曾经也是人族天骄,进入过试炼场,这把猎神弓就是在其中获得,不过他却没有办法拉开,一直保存在这里。

凌冽扬起猎神弓,拉开弓弦,天地间的力量立即在疯狂的聚集。

这竟然也是一把神弓,虽然不如射日神弓,但绝对跟他的战刀是一个级别的。

也好,射日神弓不能暴露,这猎神弓也是一把趁手的杀敌兵器。

“侯爷威武!”

战飞星跟几位统领一脸的震惊,然后跪在了地上,一脸的崇拜。

猎神弓战龙城研究了多年都无法拉开,凌冽却轻易的拉开,这证明了他比战龙城更加强大。

将猎神弓收起来,凌冽看着那一堆功法跟兵器,道:“你们几个看看有没有合适趁手的,都挑选一些吧。”

宝库里面这么多宝贝,如果不能物有所用那就跟一堆垃圾没什么分别,战飞星等人现在既然忠于他,就没有必要吝啬。

“侯爷,这……”战飞星等人一愣。

“挑吧。”

凌冽道。

“多谢侯爷!”

战飞星等人狂喜不已,战龙城将这里的东西视为至宝,从不轻易视与人前,胆敢觊觎者统统都是杀无赦,凌冽却轻易的让他们挑选。

战龙城收集的东西都是绝世宝贝,战飞星的战力绝对能够提升一大截儿。

在圣城实力就是一切,凌冽此举对战飞星等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恩情,此时即便是让他们为凌冽去死,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等战飞星等人挑选完毕之后,凌冽将所有的灵药跟神兵利器部收进化龙鼎之中吸收龙气,要不了多久这些东西的品级会更上一层楼。

清空战龙城的宝库之后,凌冽又下令让战飞星对府中的人进行筛选,被选中的人到时候会跟他一起前往新侯府。

毫无疑问,筛选过的人都是具有天赋潜力之人。

“侯爷,您选的这些人是要进行培养吗?”

战飞星问道。

“没错,一个人再强大也精力有限,当所有人都强大起来,才是真正的强盛。”

凌冽道。

他的话瞬间让战飞星等人都是肃然起敬,在圣城每个人都追求强大的力量,同时也打压别人,生怕出现强者跟自己争权夺势,让自己始终保持着强势的地位。

凌冽却反其道而行之,大公无私,这样的胸径怎能不让人敬佩?

凌冽连番轰杀前来挑战者,完确立了自己在北王城的王侯地位,没人再敢小视,不过也因此拉起了不少仇恨。

每个王城之内除了四大王侯还有四大圣使长,虽然地位不如王侯,但类似于密使,直接向圣王负责,权势在某种程度并不比王侯要弱。

凌冽轰杀的挑战者,起码有七成以上都跟四大圣使长有些关系,这自然令他们有所不满,尤其是狰狞,亲弟弟都被凌冽干掉了,对他更是恨之入骨。

不过凌冽的王侯是北冥傲亲自任命,想要对付凌冽,他不得不掂量掂量。

“嘿嘿,狰狞圣使长是不是在为令弟丧命而苦恼呢?”

有人登门圣使府了,正是天医释宏。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