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mo小红莓直播安卓版下载

第1o43章 躺着中鱼叉

看到凌冽醒了过来,姑娘瞬间松了一口气,凌冽打量了一下这个好心的姑娘,此时他正穿着普通农家的衣服,眼睛水灵灵的非常好看。

当姑娘用手去扶他的时候,凌冽还特意留意了一下,这姑娘的手特别白嫩,一看就不是干苦力的人。

就在姑娘用手轻轻抹去凌冽额头上水珠的时候,他爹突然冲了过来,直接把闺女拉到了船的另一边,看着凌冽的眼神简直就是在防贼。

他瞪大眼睛看着凌冽“我说你可别想着讹人,我在这里捕鱼这么多年了,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事,但明显是你故意进了我的网,你要是敢讹人,我就报警!”

凌冽这会儿有点头晕脑胀,根本就懒得理他,但他的意思凌冽也听得明白。

要是真报了警,警察怎么也不会抓那个被渔网抓,被鱼叉搞的受害人吧?

而且世界上有哪个碰瓷的人这么拼,竟然敢砰渔船的瓷?

不过还算那女孩有点良心,她直接拉住了她爹“爸,你都想什么呢,赶紧救人要紧!”

老汉明显害怕自己的闺女,而且他也不傻,用鱼叉伤到人不过是误伤而已,但如果现在真的把凌冽给丢到湖里去,那可就是谋杀啦,两种选择的性质是完不一样的。

而且作为一个父亲,他也不想给女儿做一个坏的表率,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给他包扎一下吧。”

女孩听到父亲允许了,立即高兴的点点头。她直接跑到船头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医疗用具。女孩儿直接端着这些医疗用具来到了凌厉的身边。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

凌冽往那盒子里面瞟了一眼。现里面的东西还真挺专业的。

一般的家用医疗盒子不过是一些消炎药或者是创可贴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个盒子里面却放着银针和一些简单的草药,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驾驭的了的东西。

不过凌冽也害怕这老汉一船桨把自己给拍下去,此时他非常的注意自己的举止,能不看这水灵姑娘就尽量不看他。

但是姑娘想要给凌冽包扎伤口,就必须先解开她的衣服,就在她想要解开凌冽的衣服的时候。老汉突然拿着船桨跑了过来,因为他的突然行动,整个小船都剧烈的颤抖了两下。

但是大汉不管那么多,他直接吼道“你个女孩家怎么能给一个大男人脱衣服呢,让他自己脱!“

凌冽看看这老汉凶神恶煞的表情,又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伤口,也真是有苦说不出。

这得亏是她他,这种伤对凌冽的身体并不是什么大碍,如果换是个别人的话,被被鱼叉这么一插,估计命都没有了,还自己给自己脱衣服呢,脱个屁呀!

凌冽真想面对面和这个老汉怼一波儿,但是现在四周是水,半点儿6地都看不见都看不见,如果老汉把自己给扔下去的话,那凌冽又不知道在水里面泡多长时间。

所以为了不继续感受刚才的滋味,凌冽只好就范。

但凌冽毕竟是一位武王,而且身体还有特殊的恢复能力,当他把衣服脱下来的时候,肚子上似乎只有不痛不痒的一些伤痕还有血迹,明显不致命。

本来凌冽还想安慰姑娘一下,告诉他自己没什么事情,但凌冽一抬头,却现姑娘的脸红的像是个猴子屁股,可是自己也没有调戏她呀?怎么就害羞成这样了。

但凌冽随后又想到自己也身上肌肉线条可以说是完美,就算不说话,但是只要把衣服一脱,那就是对女孩儿最大的勾引。

还好老汉没有看到自己的闺女脸红,不然的话非得冲过来给凌冽拼命。

女孩先是清理了一下伤口,然后用了一些简单处理后的药材直接附在了凌冽的伤口上,随后有用纱布把伤口给包扎起来。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而且对伤口的处理特别的专业,更让凌冽感到惊奇的是,女孩选择的是草药,而不是西药,凌冽越来越肯定这个女孩儿肯定学过中医方面的专业。

看来眼前的这个水灵女孩和自己是同行啊!放在一般情况下连列肯定要好好的勾搭一下,但是现在肯定是没有那个条件了。

刚才凌冽只是微微笑了笑,但站在女孩身后的老汉眉头就皱到一起去了,样子看起来哪里像是渔夫,简直就是门神。

其实这伤口就算不用处理,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但是被细心处理过之后,伤口感觉肯定要舒服很多。

凌冽感激地看了这姑娘一样,但随后又皱着眉头向着周围看了看,他完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也不知道自己在水里面到底泡了多久,他一心沉浸在自己玩境界的修炼中,完忘记了时间这东西,只是凌冽清楚地记得,自己从桥上跳下去的时候还是下午,但现在已经是大晚上了。

周围除了湖水和黑夜什么都看不到,如果是在城市里或者是在城市周围的话,自己肯定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霓虹灯,但是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已经远离了繁华的城市,来到了一个鲜有人烟的地方。

“我落水的地方是天津,现在这里是哪里,距离天京很远吗?”凌冽拍了拍脑子问道。

现在他的耳朵里是水,被这么一拍,很快就有水流了出来。

但是这对捕鱼的父女却是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凌冽,最先说话的还是那个大汉。

“天津距离这里少说有一百里路呢,你怎么可能在水里跑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个会水的狗,这会儿也泡成了死狗!”

大汉的话里面带着刺儿,很明显对凌冽的话非常不满意。

凌冽也只好摇了摇头,很少有人能在湍急河流里待这么长时间还活得好好的,凌冽今天也是彻底知道了这种感觉的难受。

但是在这次的特殊旅途中掌握了离体真气的运转技巧,怎么说也是赚到了。

至于这对父女怎么理解,那就随他们去吧,这个时候凌冽只想躺在这小床上面装一会儿重伤员。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